当前位置:人天新闻
人天新闻

1年销售909.35亿元!一文通晓全国书业市场格局变化!

2018-10-12 04:51:08(已浏览158次)

                                                                                                         

请刷以下二维码订阅人天书店集团官方微信平台!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销售增 库存降 显良性循环

       销售额创历史新高,销售量创本世纪新高,库存量递减。

      国家新闻出版署最新编发的中国新闻出版统计资料显示:2017年全国书业(全国新华书店系统、出版社自办发行单位,下同)出版物纯销售额突破900亿元,达909.35亿元,同比增长6.67%,出版物纯销售量达72.80亿册,同比增长3.63%。这一销售实绩创下了中国书业的几个不凡纪录:909.35亿元创下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书业年度销售额新高,以及近5年间连续2年跃升百亿新阶;72.80亿册创下本世纪以来中国书业年度销售量新高,以及近5年间首次销量递增。由此成就了中国书业新的向好大势(见图1)。

       向好大势还显现在书业库存上。国家新闻出版署的统计资料显示:至2017年末,全国书业库存数量同比下降4.81%,这是继上年库存量同比下降3.07%后的再次下降,而且下降幅度大于上年1.74个百分点。中国书业库存自2009年后已持续多年增长,并因此多为业内外诟病,成为中国出版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要素。2017年,中国书业库存量的递减,使得中国书业库存量2年间减少了7亿多册,为中国出版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的“去库存”提供了实实在在的成果(见图2)。销售数量增长,库存数量下降,是中国书业呈现良性循环的重要标志。

       需要指出的是,业界应该更加看重销售实物量的增长和库存实物量的下降,因为二者是不含价格因素的实实在在的增长和下降。而无论是销售金额还是库存金额,其中均隐含了价格因素(长期以来,我国图书价格持续上涨),其增减不如实物量增减更能真实、精准地反映产业实际状况。而库存数量和库存金额有时呈逆向走势,除价格作用外,其本身也属正常并具合理性,即库存处于流动中,而非固化,旧有库存的化解,新生库存的进入,不但使库存数量、金额发生变化,还导致库存整体结构发生变化,可销库存的比例或呈上升。

市场上扬 增升凸显

       中央书业、地方书业销售双增,省域销售8成增长,峰值升阶

       2017年中国书业市场稳中有升,整体上扬,其显著特征聚合为关键词——“增升”。

      “增”即销售呈全方位增长:

      一是市场整体销售增长,销售数量、销售金额同比双增。

      二是中央书业和地方(省域)书业销售双增。其中由31个省(区、市)构成的省域书业销售858.86亿元,同比增长6.52%,占全国书业销售的比重为94.45%。由219家中央级出版社和4家中央发行(进出口)机构构成的中央书业销售50.50亿元,同比增长9.24%,占全国书业的销售比重为5.55%,比上年提高0.13个百分点。这或与当年两大出版央企——中国出版集团和中国科技出版集团成功上市不无关系。

      三是省域书业呈大面积销售增长,31个省(区、市)中有26省销售告增(见表1),增长比率逾8成,达83.88%,增长面超过往年;TOP10省份销售增长达9成。

       “升”即多项销售值升阶提档:

       一是整体销售跃升900亿新阶,且是在上年销售刚升至800亿新阶后的再度升阶,实属难得。

       二是中央书业销售跃升50亿新阶,这是其在40亿级阶徘徊4年后的首次升阶。

      三是省域书业销售“峰值”跃升80亿新阶,升幅为7.60%,且是在去年刚升至70亿新阶后的再度升阶,升阶速度刷新了以往:省域书业销售“峰值”在50亿级阶持续4年,即2010~2013年;在60亿级阶持续2年,即2014~2015年;而在70亿级阶仅停留了1年,刷新速率可谓呈几何倍数增长。

     准确地说,上述增升是建立在市场趋稳的基础上:逾4成的省即山东、安徽、河南、江西、河北、陕西、云南、广东、新疆、北京、吉林、天津、宁夏等13省(区、市)在省域市场销售中较上年排名依旧;另有13省在市场中的销售排名发生1位序的不大变化。

表1   2017年全国省域书业销售排行



第一方阵角逐激烈“龙头”易主

       阵容扩大,TOP10销售份额逾6成;浙江成为新“霸主”,5强成员依旧,排序生变。

       2017年全国省域书业发生的一个新变化是:销售“龙头”易主——浙江以81.92亿元的销售独占80亿级阶,夺得新的年度销售桂冠。自2年前湖南从雄踞全国省域书业销售“龙头”达13年的江苏手中夺得市场“霸主”地位后,位居亚军的浙江即与湖南展开激烈角逐。2015年浙江与湖南的销售差距尚为近10亿元,仅1年浙江就把差距缩小至2016年的1亿多元,并与湖南一同晋阶70亿,二者竞争可谓“白热化”。2017年浙江以销售增长近1成的跨跃,斩获新的书业“霸主”地位,蓄势良久。多年来,浙江书业一直以稳健、务实著称,其书业主体浙江出版联合集团有限公司系资产总额、主营业务收入和所有者权益均超过100亿元的“三百亿”集团,2017年在全国出版集团总体经济规模排名中位居第5;其发行主体浙江省新华书店集团有限公司2017年在全国发行集团总体经济规模排名中位居第6。浙江书业2017年力拔头筹,主要致因:一是发力网点建设,扩增销售,浙江新华当年新增网点76处,其中颇具特色的乡镇小连锁店新增55家,并完成杭州庆春路购书中心等21个门店的扩建改造。二是线上线下合力,博库书城、博库网与浙江新华携手,O2O立体拓销。三是加大跨域发行,当年浙江新华省外连锁经营销售增长17.7%,在北京、重庆、武汉等地新设9家特色连锁店。四是以浙江新华为主体举办浙江省第3届全民阅读节、温州全民读书月、宁波书展等全民阅读活动,销售拓增。

        湖南在与浙江的角逐中屈居亚军。主因是内外部综合因素导致销售下降较大所致。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有时销售下降当属正常,此前,其对手浙江以及省域书业大咖江苏、山东都曾有过年度销售下降的经历。湖南书业主体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南出版传媒)同为“三百亿”集团,在2017年全国出版集团总体经济规模排名中位居第3;其发行主体湖南省新华书店有限责任公司在2017年全国发行集团总体经济规模排名中同样位居第3,此两项排名均领先于浙江。因此,可以说浙江、湖南两强相争,势均力敌。只是需要提及的是,咄咄逼人登陆长沙的当当大型实体店梅溪书店对湖南新华的冲击不容忽视。

       山东不仅继上年后再度位居全国省域销售季军,而且以11.10%的销售增幅,跃上60亿新阶,把其与年度亚军的差距缩小至仅0.4亿元。2017年是山东书业主体山东出版集团有限公司的利好年:一是其跻身全国出版集团前10,总体经济规模排名第7;二是其实现成功上市,并在当年全国13家上市出版公司中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排名第1。山东书业2017年销售增长逾1成,应该说与山东出版集团成功上市不无关系,而其发行主体——2017年在全国发行集团总体经济规模排名中位居第5的山东省新华书店集团的贡献也不可小觑,当年其新增发行网点136处,仅新华阅购电商平台和当年上线的智慧书城销售就逾千万元;旗下的临沂书城更是成为全国新华书店中唯一的国家3A级旅游景区,以超强的揽客能力,促成销售增长。

      四川、江苏分列全国省域书业销售第4、5位,二者的排位正好与上年做了交换。上年二者的销售差距本不足1亿,2017年二者易位,系四川11.37%的销售增幅高于江苏4.60%的销售增幅6.77个百分点所致。江苏曾为全国书业销售“龙头”,四川长期稳居中国西部书业老大,二者捉对相争两年,各占上风一载。四川书业以新华文轩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为支撑,作为全国唯一的“A+H”两地上市的出版传媒公司,经济实力雄厚,当年利润总额增长逾30%,投资收益增长3.2倍。当年新开“文轩Books”九方店和4家大型书城,新建、改造19家城市门店,新增、改造23家县级门店,把销售推向新高。江苏书业的支撑江苏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系“三百亿”集团,在2017年全国出版集团总体经济规模排名中居首位,当年旗下江苏新华新增网点376处,拥有1万平方米以上书城4处,5000~1万平方米门店22处,大中小网点并举的发行网络托举起江苏的市场销售,仅小微书店就贡献了1500多万元的销售。

      上述书业销售5强,除浙江外,其余4省销售均居60亿级阶,改写了上年省销60级阶空白的历史。这5强成员已持续了5年(见表2)。

表2  2013~2016年中国书业省域销售5强


      安徽、河南、江西、河北4省分列省域销售第6、7、8、9位,各省虽销售均有增长,但排名位置与上年相同,说明各省在全国大市场中的定位基本稳固。安徽是唯一独处50亿销售级阶的省,其书业主体由安徽新华传媒和时代出版传媒两大上市公司组成,前者在上市发行公司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排名中位居第2。安徽新华2017年创新推出的“阅+”共享书店模式在为读者提供全新服务的同时,扩大了销售。河南、江西同处40亿销售级阶,河南已是持续5年占得这一席位。作为全国第一人口大省,其书业主体河南省新华书店配备了上万人的新华队伍,广布发行网点:建设了20个1万平方米以上的大型文化综合体,升级、改造、新建了1300多家发行网点,建立了1万多个乡村文化电商服务站,通过门店、云书网电商平台向广大群众传播丰富的精神食粮。

       江西虽属欠发达地区,但其书业却不可等闲视之。其书业主要支撑江西省出版集团公司在2017年全国出版集团总体经济规模排名中位居第二;其发行主体江西新华发行集团有限公司在2017年全国发行集团总体经济规模排名中位居第4,且入选“世界媒体500强”,成为全国唯一蝉联4届“中国出版政府奖”的发行集团。2017年其积极推动商业模式创新,完善了线上线下互为一体、覆盖全省城乡的服务体系,利润增长15.7%。河北进入全国省域销售TOP10已持续4年,2017年其书业对中国书业的最大贡献是书业主体河北出版传媒集团有限公司及旗下河北省新华书店有限责任公司成功承办了第27届全国书博会,由此也推高了其自身销售。

       排名第10位的黑龙江可谓一匹“黑马”,其以35.97%的销售增幅,从上年的第15位,跃升5位,跻身TOP10。如此大跨度升位已属罕见,但对黑龙江却不是第一次发生,在此前两年的2015年,黑龙江就曾以81.59%的销售增幅,创下晋升8位的纪录。黑龙江晋位第10,还创下了中国书业的一项新纪录,即省域销售TOP10首次增添了东北地区。黑龙江进入中国书业销售10强,与其书业主体黑龙江出版集团近年快速发展,旗下黑龙江新华完善城市书店布局,推进转型升级,打造果戈里书店、普希金书店、鹤之魂绿色书店等一批特色书店不无关系。

       2017年,中国省域书业销售TOP10,由年销售30亿元以上的省组成,10省的销售总额为554.53亿元,占中国书业销售的份额逾6成,达60.98%——不足1/3的省,担当了逾6成的销售。回溯5年前,2012年末,中国省域书业销售TOP10年销售额占全国书业销售的份额为56.17%。历经5年,中国书业销售10强的市场份额提高了4.81个百分点,平均每年提高近1个百分点,这既显示了中国书业产业集中度的不断提高,也诠释了书业这个与地方经济、文化、人口等密切相关的产业在中国的非均衡发展。而中国书业销售TOP10成员的分布,扩大至除西北地区外的华东、中南、西南、华北、东北五大地区,则表明这种非均衡发展已开始逐步缓解。

       陕西、云南、山西、广东四省书业年销售均逾25亿,分别列第11、12、13、14位。四省中除山西外,其余三省排位与上年相同,且销售分别增长逾1成。陕西12.23%的销售增幅,进一步强化了其西北书业“龙头”的地位。云南14.47%的销售增幅,强化了其多民族、边疆地区书业的示范作用。二者共同彰显了西部地区书业领先者的快速崛起。而两省书业主体陕西新华的“延安中国红色书店”、云南新华的“云上乡愁书院”,更为两省书业注入了鲜明的地方特色。山西从上年的销售TOP10成员后退至第13位,并非销售下降,而是其0.75%的微弱销售增幅,难以抗衡陕西、云南2位数的销售增长,而被反超。这也再次验证了中国书业省域销售竞争之激烈——不进则退,甚至微进也退。昔日中国书业省域销售“龙头”广东年销售增长11.05%,堪称“难得”。比之此前其连续4年销售下降、排位后移,2017年是一个难得的反转。广东书业主体“三驾马车”式的体制令人刮目相看:广东省出版集团(南方出版传媒)、广州新华出版发行集团、深圳出版发行集团,在业内均颇有建树。但愿在改革开放40年之际,位处改革开放前沿的广东书业能再振雄风。

      按现行标准,上述14省构成中国书业第一方阵,其成员比上年增加1家,14省销售总额为664.55亿元,占全国书业销售的比重为73.08%。

第二方阵销售微降

       新疆、广西自治区表现不俗,销售增长逾1成,上海、北京两大都市遭受移动阅读、新媒冲击更甚。

       上海、新疆年销售逾20亿元,领先第二方阵,分列第15、16位。二者虽然排位相邻,但差别明显。新疆是以销售增长逾1成,而晋阶20亿,而上海上年本为第一方阵成员,因销售下降0.64%,导致成为年度“四降”者:销售下降,占全国比重下降0.2个百分点,排序下降2位,从第一方阵降入第二方阵。上海作为中国第一大都市,书业销售下降,应该说与大都市纸质阅读受到移动阅读等新兴传播方式冲击比其他地区更甚不无关系。新疆书业销售增长已持续多年,这次增幅达10.81%,为4年之最。作为一个边疆少数民族自治区,且维稳任务颇重,新疆书业能如此发展实属不易,值得点赞。

       广西、福建、贵州、重庆、甘肃五省(区、市),年销售均超15亿元,分列第17、18、19、20、21位。广西与其前位新疆情况相仿,系边陲少数民族自治区,但与新疆比较其销售经历一个波折再起的过程:5年前的2012年,广西曾进入省域销售TOP10,此后连续3年销售下降,位序后移,直至上年销售才扭降为升,2017年其以12.44%的销售增幅,不但稳定了自身的行业地位,还使排名前移1位。当年广西书业主体广西出版传媒集团和发行主体广西新华书店集团重组整合,效益增长。福建上年列位广西之前,这次换位至广西之后,不是销售下降,同样系自身7.13%的销售增幅低于广西12.44%的增幅所致。二者上年本销售差距仅3000余万,这次角逐胜负反转也属正常。贵州、重庆、甘肃三省(市)销售同为16亿余,特别是地域相邻的贵州、重庆,销售差仅为600万元,可谓难分伯仲。贵州此次排名前移2位,得益于其15.63%的销售增长,重庆、甘肃均排名后移1位,系各自增幅低于贵州2位数的增幅所致。

       北京、湖北、辽宁三省(市),排名分居第22、23、24位。北京虽然排名和上年相同,但作为现代化、国际化大都市遭遇和上海同样的强烈冲击,销售微降。湖北、辽宁二者排位正好与上年做了对调。湖北20.81%的销售增幅,使其成为“四升”省:销售上升,排名上升1位,销售占全国份额提升0.15个百分点,从第三方阵升至第二方阵。辽宁与湖北上年的销售差本只1亿元,由于湖北逾2成的销售增长,辽宁销售的微弱下降,导致排名后移。

       销售10~25亿元的上述10省(区、市)构成了中国书业第二方阵,成员数量和上年相同,销售总额为170.33亿元,占全国销售的比重为18.73%。

第三方阵成员减少

       青海、内蒙古两边远省(区)增势强劲,居当年省域销售增幅前2;西藏销售近亿元。

       年销售10亿元以下的省(区、市),组成中国书业的第三方阵。2017年这一方阵成员为7家,比上年减少了1家。吉林、天津、宁夏分列第25、26、29位,与上年排名相同。与上年比较,内蒙古与海南排位互换,分列第27、28位;青海与西藏排位互换,分列第30、31位。青海以销售增长45.00%、内蒙古以销售增长37.07%,分列当年全国省域销售增幅第一、二。这样两个边远省(区)书业销售增长分别逾4成、3成,实属不易。西藏书业销售近亿元,可喜可贺。中国书业省域销售全部过亿元,或将在2018年到来。

       2017年中国书业第三方阵销售总额24亿元,占全国书业销售的比重为2.64%。

       需要指出的是,随着中国书业整体销售规模的扩大,为了更恰当、准确、科学地划分市场格局,归属产业力量,结构实力版图,有必要根据年度产业实绩对已执行6年的现行中国书业方阵划分标准做适当调整,明年将酌情施行。

上一篇:探寻两岸馆配合作新思路——台湾宏宝文化事业有限公司来访

下一篇:资讯|“移动互联网时代南京高校图书馆期刊工作研讨会”在南京召开

公司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晓月中路15号 通信地址:北京100165信箱58分箱 邮编 100165
京ICP备05020216 京工网安备1101055226号 企业网联系电话:(010)51438155-811
北京人天书店有限公司 E-mail: rtbook@rtbook.com